国家品牌网
 | 新闻传播 > 异域风情

走向碧绿的鸭绿江
发布时间:2018-05-18
文章来源:国家品牌网 作者:刘少华
分享到: 收藏
走向碧绿的鸭绿江

  鸭绿江断桥

  鸭绿江,清纯鲜亮的名字;鸭绿江,令人神往的春江。怎能忘,当年一首“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祖国,卫和平,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这铿镪的战歌,让鸭绿江伴着豪壮早早就奔流在我的心底。说也荣幸,第12个中国记者节之际,我应邀赴沈阳军区《前进报》讲座交流。感谢沈阳军区新闻同仁的安排,我去丹东、去鸭绿江釆访的夙愿实现了。

走向碧绿的鸭绿江

美丽的鸭绿江

  风情有约的丹东,在金秋斑斓中迎接着我们。穿过整洁且富有层次的街区,我们折向英华山。那漫山的银杏树,落叶黄灿,一派辉煌,将我们引向抗美援朝纪念馆。仰望毛泽东主席与彭德怀司令员握手送别出征的塑像,凝视黄继光、杨根思、邱少云英雄在朝鲜战场叱咤风云的身影,品读金日成将军笔力端庄的汉书题词:“罗盛教烈士的国际主义精神与朝鲜人民永远共存!”,回眸男童女孩怀抱和平鸽“我们爱和平”的经典画面,红色丹东伴着鸭绿江破浪屹立!此间,我们精神爽振,久违的激情与血性迸发张扬!丹东,你因鸭绿江而澎湃。丹东,你因鸭绿江而传奇。你用守望的执着,催动我们对彼岸朝鲜投以专注的眺望……

  怀着崇敬和向往,我们急切走向鸭绿江边。夕阳余辉中,宽阔的江面绿中泛金,舟船游弋,举世威名的鸭绿江断桥,用悲壮的气势彪炳那段峥嵘的岁月!1950年11月8日,这座原鸭绿江第一座铁桥,在朝鲜战争中被美军飞机炸断,有四孔残留至今,成为历史见证。放眼断桥上游百米处,中朝新铁路公路大桥上,火车、汽车时有通过。依江远望,对岸朝鲜新义州的城市景物和建筑清晰可见。夜幕降临,鸭绿江大桥蓝黄镶嵌的灯串,把大桥轮廓勾勒的雄浑多彩。我们激动着拍摄揽胜、流连忘返。丹东朋友理解我们的心思,说:“好景还在后头呢,明天请你们全程纵游鸭绿江!”
 

走向碧绿的鸭绿江

清新的丹东英姿

  好一个丹东之晨,晴朗碧透、日光豁亮。我们乘坐的军用面包车沿鸭绿江滨江大道东进。又一次招手中朝铁路大桥,又一次举目近在眼前的朝方新义州城廓,“中朝友谊”、“山水相连”的慨叹油然而生!鸭绿江是个有故事的江,给人几多红色记忆、红色思索。我们情系鸭绿江,肃然起敬在鸭绿江。停车观瞻沙河口 “告别祖国”的群雕,再现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由此渡江、赴朝参战、告别祖国的历史瞬间。据丹东朋友介绍,此地鸭绿江沙河口铁路桥遗址,当年是一座木结构列柱式铁路便桥,1951年5月11日建成。抗美援朝战争时期,该桥为志愿军渡江和运送作战物资的重要通道,尤其是在鸭绿江大桥遭到美军轰炸期间发挥了特殊作用。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大桥被洪水冲毁,现仅存遗迹于水下,枯水期可露出十余座桥墩。大江滔尽,物是人非,唯有这不屈的支撑,昭示着昨天的坚毅和今天的荣光!

走向碧绿的鸭绿江

  鸭绿江之晨

  我们的车又轻快开行。回望感动中,我们品读着丹东这部江涛鼓荡的史书。丹东,沿江、沿边、沿海,其鸭绿江的源头来自长白山,又从丹东直入黄海。这情义深厚的鸭绿江,即是友谊长河、生命之河,又是中朝界河。行进间,依江而设的隔离网,提示着我们:这里是边界,这里是边境!匆匆旅行中,我们登虎山长城,望朝鲜统军亭、薛礼庙,观中朝界河鸭绿江“一步跨”,咫尺之间两国佳景尽收眼底!金秋的中朝边界所在,几多景致、几多祥和!

  汽车出虎山景区又顺鸭绿江继续行驶。嘿,几十公里的沿江公路平坦通畅,规则的边境防护网一路延伸。凭窗望远,对面朝方的山林、田野、房舍、黄牛、鸽鸟历历在目。记者去过中蒙、中俄边境,但像如此之平和、如此之淡定,还是别具新奇的领略。眼前时而是江船驶过,时而是飞雁掠面,而经久不息的却是秋色深浓的无边。蓦然,一条树着“军事禁区”指示牌的便道,把我们送入太平湾水利发电站。碧浪悠悠的库区,巍巍的大坝,高耸的厂房,由我边防中队驻守。经沈阳军区丹东房管分局军代表简约协调,我们得以通行靠近边界。过边防“辽东第一哨”,一坝两国的中朝界线竟让我们入深一百米。有人神秘地告之,这座鸭绿江太平湾水利发电站,是中方建设运行,供中朝双方受益。那不远处是朝方的海关和兵营。说话间,我们来到矮墙围栏的大坝尽头。山坡上朝鲜国旗飘动在哨所旁,十几只白山羊悠闲地吃草。两名朝鲜边防军人端正地向我们走来。中方的朋友提醒我们请勿照像。不是外交会晤,不是边防检查,而是睦邻最轻松的接触。交换过礼品,隔着齐腰的墙体,我们与朝鲜军人交谈。他俩汉语讲得还算流利,一位姓金,一位姓王,都是平壤大学毕业生。当他们得知我们来自中国正北方的内蒙古,就说:“听说那里是好大好大的草原啊,长满像金达莱一样美的花朵,还有跑得飞快的马群,好想去看看呢!”我说:“欢迎你们到大草原作客!”他们笑着摆手说:“当兵有纪律,去不了啊!”几分钟的零距离相叙结束时,他们把右手郑重举到剪绒周正的棉军帽沿,我们用微笑的注目礼回敬了朝鲜军人。
 

走向碧绿的鸭绿江

丹东风光远望

  离别太平湾,又访影视名城龙泉山庄。可我们的兴致依旧萦回在鸭绿江。好客的丹东朋友得意地说:“走向鸭绿江,走不出鸭绿江!午餐我们就在中朝边境长甸河口农家乐安排,届时品江鱼,还要乘艇畅游鸭绿江呢!”歺前有暇,信步纵访。如果说,在鸭绿江见到的桥最多,那么见到的断桥更多。这足见抗美援朝战争的惨烈和帝国主义野蛮行径的罪恶。河口断桥忆断桥。河口断桥原名清城桥,全长709.12米。1950年10月19日,彭德怀临危受命,率部从清城桥跨过鸭绿江赴朝。1950年10月23日毛岸英也由此桥前往朝鲜战场。1951年3月29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出动战机30余架次,轮番轰炸,将清城桥拦腰炸断,壮烈成今日的河口断桥。走在我方断桥一侧,桥头“断桥难断水,撼山难撼军”的碑文醒目激昂!那中国人民志愿军36军、37军、38军的战旗,辉映着江水迎风飞扬,劲展昔日铁军血染的风采!漫步河囗断桥景区广场,出售朝鲜旅游纪念品的摊位一溜排开。买几枚印有朝鲜传统图案的化妆小面镜,选几本朝鲜风光和鸭绿江史话图册,收获在鸭绿江畔的快感酣畅洋溢。游罢开饭,吃着河口风味餐,我们为清澈的鸭绿江举杯,我们为中朝友谊举杯!和谐的边境、和谐的边防,把我们融入水天一色的蔚蓝之乡!

 

责任编辑:丹丹

网友评论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