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品牌网
 | 新闻传播 > 创业英才

新华社记者跟随大学生回村创业日记
探寻“洮宝”女孩们回乡创业的原动力
发布时间:2018-08-15
文章来源:新华每日电讯5版
分享到:    收藏
探寻“洮宝”女孩们回乡创业的原动力

  ▲工作人员在洮宝大学生创业园内进行手工挑米工作(7月18日摄)。

  新华社记者许畅摄

  贫困县里的创业园

  2018年7月17日 天气晴 星期二

  听说我们一行人要来“实习”,洮宝的“姑爷”总经理张米克热情地来路口迎接。

  洮南市位于吉林省西北部,地处科尔沁沙地边缘。这里风沙干旱、盐碱严重,自然灾害频繁。“一进洮南府,每天二两土。白天吃不够,晚上还得补”,虽然洮南是全国重要的杂粮杂豆生产集散地,由于当地农民缺乏销售渠道和专业经验,杂粮只能以初级农产品的形式销售,附加值低,洮南仍没有摆脱省级贫困县的状况。

  一路前行一路风沙,张米克带领我们来到洮宝大学生创业园区。

  很难想象,就在四年前,洮宝只是3个女大学生在不到50平方米的小屋里开网店、卖绿豆的小作坊。从3个女大学生到37个女大学生,奋斗的故事口口相传。

  创业维艰,如何才能把杂粮卖出名堂呢?

  “开始三个月卖不出去一包绿豆,在一次次自我怀疑与自我坚持后,我们决定走中高端农产品路线,以前按火车卖的杂粮,我们用高品质、小包装的方式按粒儿卖!”张米克介绍道,“现在年销售额超过3000万元,线上多个平台,线下进入多家高端超市。”

  走进创业园,这里充满了东北大花布的元素,红绿相间,这种乡土气息十足的撞色,几乎成为东北的标志。据说,这也是洮宝被认可的品牌图案,上海的高端超市里,只要看到大花布就知道是“大学生种的放心粮”。

  下班的概念在创业园里很模糊,没忙完的姑娘还在加班。傍晚,窗外的小操场上热闹了起来:一拨人在跟着健身软件做运动;一拨人在弹着吉他和尤克里里开“演唱会”,打开手机手电筒就是荧光棒;还有一拨人在龇牙咧嘴地试吃新品酸辣粉。

  晚上9点刚过,欢乐戛然而止。此刻也是上海的大型超市刚刚闭店,姑娘们聚到会议室,准备和上海销售开电话会议。

  “今天我们又接了一个团购的订单,夏天绿豆很受欢迎……”驻扎在上海的女大学生们汇报着近期的情况,工作和家常往往掺杂在一起,“有个老奶奶特别喜欢咱家产品,今天还特意煮了粥来给我们吃……还好还好,今天不累……”

  这时,院子的不远处,有工人在焊接旗杆,溅出了长长的火花。姑娘们一阵欢呼,“哇,快许愿啊快许愿!”

  吃苦是很酷的事情

  2018年7月18日 天气雨 星期三

  早上五点四十分,园里响起了起床号声。

  我迷迷糊糊地跟着姑娘们起床,排队洗漱。这里和传统创业公司不同,取代忙碌慌乱的是一种规律的集体生活。做早操、开早会、吃早饭,一天的工作就算开始了。既然体验创业,我决定从最基础的开始做起。

  “实习都是从体验手工挑米开始呢!”我一脸疑惑地跟着焦琦来到车间,二十多个阿姨每个人都对着面前的一堆燕麦米反复拨动、不时挑拣。“机器挑出原粮的杂质后,我们通过手选来清除碎小沙石,长得不好看的米不行,带黑头的不行,碎了一半的不行,色差明显的不行!”给我培训的阿姨解释道。

  “以前卖粮食都是一麻袋一麻袋地卖,卖不出去也卖不上价。”王阿姨说:“现在跟着大学生们整高端产品了,一小包一小包地卖,卖得这么好。”王阿姨是附近的农户,不仅家里的地加入了洮宝的种植合作社,自己在农闲时也来兼职挑米。

  洮南市,地处蛟流河与洮儿河交汇处,这里的弱碱性土质最适合杂粮杂豆生长,有着“中国绿豆之乡”的美誉,却一直苦于没有打出品牌。当现代农业的接力棒交到了这些大学生手里,她们转换思路:小包装、严把关、高品质。而对于这些现代“新农民”来说,又何尝不是粒粒皆辛苦。

  姑娘们在城市与乡村的模式之间来回切换。为了找到产品定位,她们在城市蹲点调研,再难再累也满脸微笑地找人试吃、提意见、做问卷。为了说服农民加入合作社进行有机种植,她们不断吃闭门羹,顶着质疑解释高品质农产品的概念,从亲戚开始带动,终于打开局面……

  姑娘们感慨:“创业哪有优雅的生活方式啊,吃苦已经成为我们的一个文化元素了。”

  时近傍晚,团购的货车开进园子里,办公室里的姑娘们默契地一股脑儿来到车间,四十斤重的箱子搬起来毫不含糊。

  转眼一天就过去了,姑娘们自己做的日历翻开了新的一页,上面写着:“宜追逐,忌懈怠。”

  直播半年胖10斤的理科“网红”

  2018年7月21日 天气晴 星期六

  创业园里有个人很神秘,神出鬼没的,她叫冯聪。

  每到下午2点,她就一个人钻进走廊最里面的办公室,把自己关在里面。我终于忍不住好奇,跟人打听,得到回答说:“她是我们主播啊,你找不到她,可以去看她直播。”

  “哈喽哈喽,欢迎小伙伴们来到直播间!”屏幕里,冯聪穿着围裙,在面板上揉着面。

  “今天我们来做这个黑米饺子,黑米是我们科学种植又手工挑选出来的,营养成分非常高!”冯聪揉完面又准备擀皮,还一刻不停地解说着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

  冯聪去年从哈尔滨工程大学毕业,是学高分子材料的理科女。当洮宝需要一位每天能唠7个小时的网红主播时,许多人都没有信心,而性格大大咧咧的冯聪主动请缨,担起了这份磨人的任务。

  在冯聪的直播间里,显示有700多个粉丝在观看,每进来一个粉丝,冯聪就会说一遍“哈喽,欢迎小伙伴进入直播间!”她总是憨厚地笑着,一口东北话,天南海北地聊。

  听旁边的姑娘说,这是冯聪今天吃的第五顿饭。每天下午2点到晚上9点,她都要进行各种杂粮美食的直播。不仅要做得香,还要吃得也香,粉丝才会去买产品。结果,不到半年,她胖了10斤。

  直到晚上9点,冯聪才终于结束直播。我陪她回宿舍。“网红”一脸疲惫,但还是说个不停,说自己,说爸妈。“我爸妈开始很反对,现在也慢慢理解我了,还成了我直播间的粉丝呢!”

  路过夜幕下的篮球场时,冯聪停了一下。她说,她挺喜欢打篮球,但因为直播,好久没玩了。

  我问:“你天天不停地说,不累吗?”

  她说:“年轻人嫌啥累不累的。再说,每个小伙伴都挺累的,我就吃得挺累的,哈哈哈!”

  夜色中的姑娘,神情调皮,眼神坚定。

  “95后”的活宝总监

  2018年7月23日 天气阴 星期一

  小城镇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很近,基本互相认识。大事小情传得很快,更别提女大学生创业有多轰动了。“开始都以为是一群女孩子过家家呢,没有人理解。经过四五年的发展,人们才对我们有所肯定。”这支创业“娘子军”的领头人王荷告诉我。

  洮宝的发展在无形中吸引了小城镇里更多的年轻人。团队里的许多人就是从实习开始,毕业以后毅然返乡加入进来的。这其中就包括最小的两位“95后”总监吕佳璐和齐霁。

  上海那边又来了新的团购大单,车间和库房再次进入紧张模式。22岁的品控总监吕佳璐正忙着统筹和质检,平时温柔和气的她此时一丝不苟、眉头紧锁。她一边盯着流水线的进度,一边对每一批货进行抽检质检。对刚毕业的人来说,这是稍显复杂的工作,佳璐却已经游刃有余。

  佳璐毕业于南昌大学金融专业,虽然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但是恋家的她每个假期都回洮南,在洮宝实习。最初她按照专业在洮宝做会计,后来在不断地轮岗和尝试中,在库房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岗位。

  “我们创业团队的特点就在于,能够不断试错和调整。”王荷对我这样解释。

  除了杂粮和特产,创业园还是一个孵化基地,目前已经有20多个中小企业在孵化基地里成立,包括商标代理公司、互联网耗材公司、广告公司等等。

  王荷说,洮宝为孵化出来的创业公司提供注册资金、办公场地以及社会资源,但并不干涉其发展。“很多人都说大学生创业团队缺乏经验,但其实大学生的优势恰恰在于其可塑性。现在最让我有成就感的不只是创业,还有这些小伙伴们每天都在成长。”

  选择,是每个人一生中都要面对的时刻。这37个女大学生选择回乡创业,将青春的汗水洒在这片盐碱地上。这种选择背后,可能有不同理由,但却因为拥有共同的目标而变得纯粹。

  (记者邵美琦)新华社长春8月13日电


责任编辑:士轩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