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品牌网
 | 新闻传播 > 杰出儒商

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
拿4亿元试水
发布时间:2018-08-13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分享到:    收藏
  原标题:独家对话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拿4亿元试水

  来源:投中网

  作者:王庆武 马巾坷

  联想之星10年交出的成绩单,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打了85分。

  打完分,他转向坐在身侧的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85分可以吗?”这个举动,让采访气氛格外轻松。

  这是柳传志喜欢的交流方式,无论是面对媒体采访、工作汇报或是出席活动,他希望充分了解对方的想法,然后再谈自己的见解。

柳传志:当年我为何敢给天使投资团队拿4亿元试水
  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  

    为什么是85分,柳传志给出了自己的理由。

  2018年,在北京中关村,有超过200家创业孵化器,1.3万家高新企业,320多个上市公司和近70家独角兽公司。这在10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能够摸着石头过河,从公益的创业培训发展到今天的“天使投资+深度孵化”模式,在柳传志看来是加分的,“它带有探索性。”

  “做企业的追求不只是富有,而是让钱能对国家和社会有更大的贡献,朝着这个方向,联想之星做的事让人看到了苗头。”柳传志说,这是又一个加分项。事实上,这样的思路,贯穿着他30多年的联想事业生涯。

  对他来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加分项来自于人。

  柳传志会关心团队管理层的思考,例如王明耀在联想控股内部的分享、接受的媒体采访或是论坛发言,觉得内容不错的,柳传志会在文末点赞。看到需要讨论和提醒的,柳传志会第一时间发微信,或者跟他们电话交流。

  “关注一块业务,我会观察领头人是不是合格,看他的总体战略方向,也就是做正确的事儿。再有就是公司是不是建立了好的机制,是不是能充分调动大伙的积极性,一起把事儿做正确了。”柳传志称。

  在柳传志看来,联想之星的成绩单被市场认可,恰恰证明,他们赶上了好的时代,踏准了国运。

  一

  1990年代,中关村曾经组团到台湾地区考察访问。柳传志作为其中的一员,见到了台湾科技教父级的人物李国鼎。交流中,企业家天然的敏感性,让柳传志留意到了,李国鼎提及的投资对科技发展起到的作用,以及台湾新竹科技园的成功实践。这在柳传志心里埋下了做投资的种子。

  2000年后,BAT创始人在国内融资,四处碰壁。多年后,中国资本几乎集体失位于BAT的早期投资,这让柳传志颇有感触。在柳传志看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手里不富裕不敢投、缺乏眼光看不懂”。这样的局限,在那个时代是极富代表性的。中国资本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打破局限。

  在柳传志看来,改革开放的40年,恰好给中国企业和资本提供了充足的修炼内功的时间。可以看到的是,新一波崛起的独角兽身后,开始频繁出现中国资本的身影。联想控股旗下的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和联想之星,基金总额1300亿元左右,所投企业超过700家,其中50%以上是科技型企业。2017财年,财务投资业务给联想控股贡献了41.28亿元的净利润,更让柳传志欣慰的是,这些企业在投资后获得了很好的价值成长,为社会创造了大量财富。

  “原来我们不懂,后来懂了,原来不信的,现在信了,有了这些,我们就该开始往前去想。先把富的基础打好了,再往强做。”柳传志说,以联想之星为代表的天使投资要干的事,就是要往超前了想,而且要坚定这个方向,不获成功,决不罢休。

  二

  联想之星是联想控股财务投资板块上最年轻的业务,也是柳传志在科技成果产业化中趟出的一条路。

  聊起2008年,联想控股拿出4亿元给联想之星做投资试水,柳传志坦言,“这钱不算小数目。”但在当时,他不止一次和联想之星的初创团队说,“4个亿可以拿去交学费,只要能带出一个队伍。”

  一次,联想之星管理层到联想控股做汇报,其间提及了财务回报、品牌影响力等几个目标。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当即打断,“先别提财务回报,还是先把创业培训做好,做长远,基础扎实了,回报是自然的事。”LP高层的表态,让刚刚起步的联想之星团队减压了不少。

  如今的柳传志,很少再将精力放在具体业务上。但他十分关注CEO特训班。

  作为CEO特训班第一课的开讲人,10年间他从未缺席过《总裁是怎样炼成的》这门课。尽管内容都在他脑子里,但每次开课前,柳传志都会让同事,征集学员最想了解的问题,他会针对性地认真准备,课堂上,柳传志手里的那份讲义,总会有手写的笔密密麻麻标注。

  “我们选了一些人,免费培养,即使最终联想之星没投,还有别人投呢,对整个社会是推动,我觉得就挺好。”柳传志说。

  三

  柳传志是个爱思考的人,很难判断,这份爱“琢磨”是源自本性,还是30多年的商场打磨。

  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让自己坐下来好好想想,决策做得是不是恰当,能不能更好。一旦想清楚了,他会想方设法去实现。联想控股开始专注做投资,建立君联资本、弘毅投资再到后来的联想之星,以及进入战略投资领域,形成特有的“双轮驱动”模式,正源于这份琢磨和坚持。

  爱“琢磨”的另一面则是会替别人考虑。

  联想创业初期,公司同事跟柳传志聊过一件困扰自己的私事。由于当时的制度问题,这位在中科院的研究员,因为到公司上班,一直评不上高级职称。这样的事情在那个年代并非个案。柳传志琢磨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在名片上的公司名称后,给符合标准的员工印上高级工程师几个字。既没犯错误,又安抚了同事的心理。

  看似小事,但这和外界流传的“72家房客”和“自办养猪场”的故事一样,透露出这位联想掌舵人对员工发自内心的重视和关心。

  第一代企业家的创业历程中,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考验。其中很多是今天的创业者难以想象的。柳传志的习惯是边打仗,边琢磨,边总结。如今,他也会和联想之星管理层交流这些,他希望,作为能给早期创业者提供帮助的人,必须深刻思考,哪些体制机制问题会对创业有实质性影响。不用拘泥于形式,要找到办法解决。

  也因为爱埋头琢磨事,柳传志身上发生过不少趣事。最常被同事们打趣的一件是,他在外出参加活动时去了趟洗手间,出门就迷路了。“我只负责考虑跟公司发展有关的大事,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但得有人帮我管好了。”柳传志说。

  四

  74岁的柳传志,每天会从罗振宇的《得到》上,至少听一本书。

  他会在有空的时候看看电影,《小时代》、《不问西东》、《我不是药神》都是他刷过的片子;他读书时,不只选《光荣与梦想》、《刘亚洲文选》,还会看《腾讯传》、《鞋狗》和《三体》。

  他会想在北京的夏天,和老伴儿一起吃个冰棍散散步;他还会因为看世界杯,激动地睡不着觉。

  2018年7月中旬,柳传志的投资事业迎来了一件大事,联想控股完成了对卢森堡原发钞银行——卢森堡国际银行的收购。为此,他专程飞到卢森堡进行一系列商务活动。

  行程之余,这个充满好奇心的老头儿,还去参观了卢森堡当地的特色蛋糕店。他说,中国人现在富余的肚子里,不适合吃太多这样的东西,但他很高兴闻闻味儿。

  这是柳传志在商业之外的样子,精彩真实又充满生活乐趣。

  在联想控股所在地,融科资讯中心园区的一个角落里,保存着一间很旧很简陋的传达室。那是34年前联想的诞生地。就在投中网采访柳传志的前两天,一个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为题材的纪录片团队,刚刚完成对他的采访。镜头里,柳传志缓缓走进了那间传达室。30多年前,这个40岁的中年人,憋着一股劲儿,和10位同仁在此开启了堪称奇迹的创业。2008年,就在这间传达室旧址旁的大楼里,联想之星又启程了。历史的时间节点不同,但对柳传志来说,科技兴国的梦,从未改变。

 




责任编辑:美杉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