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品牌网
 | 新闻传播>高端访谈

当前位置:国家品牌网首页 > 品牌资讯 > 高端访谈 > 正文
专访库克:企业应负起保护隐私的责任
用户需更警惕
发布时间:2018-04-08
文章来源: 新浪科技
分享到:    收藏
专访库克:企业应负起保护隐私的责任 用户需更警惕
 库克 
 
导语:日前,外媒Recode的记者斯威舍和MSNBC的记者海耶斯采访了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三人就教育、iPhone、个人隐私、Facebook等重要话题展开了一场讨论。

  以下为对话主要内容:

  斯威舍:蒂姆,谢谢你能来参加这次访谈。前不久,在芝加哥的那场春季教育发布会中,你谈到了教育,谈到了iPad,还谈到了其他一些东西。那今天我们干脆就来聊聊你那场发布会中提及的话题吧,看看苹果公司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库克:好的。在那场发布会里,我们公司推出了一项全新的教育课程,名字叫“人人皆可创造”(Everyone Can Create)。因为我们认识到,除了人们在普通的学校教育中所接受的常规课程之外,如果再引入一些同科技交互的环节,人们在这些课堂里的学习和创造力水平实际上可以大大提升。在我们的愿景中,教育其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平衡仪。如果你仔细审视当今社会所面临的许多问题,你会发现,其根源其实在于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获得高质量的教育。许多人压根就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国家也应该在这方面投入更多资源。目前,苹果公司已经确定了一些自认为可以帮助得到的领域。其中之一就是编程教育。

  斯威舍:请解释一下这一点。解释之后,我想再了解了解:为什么说每个人都应该会编程?

  库克:我们所做的其实是——我们发现,大多数教师都想为他们的课程编写一套编码。你可能知道,几个月前我在多伦多和一位老师谈过,她的数学课上有整合的代码,她发现她的学生能通过编程的方式,更快更深入地学习了数学课程。

  斯威舍:我在硅谷经常听到的一件事是,如果一名员工没有创造力,他就不会有工作;而且他终究会被电脑和其他人取代——要么是人工智能,要么是自动化之类的。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但是除了编码,我们还可以深入讨论一下工作。很多人已经开始工作了,他们却必须再次接受培训,并不得不为时代和经济的改变而做出改变。那么,请你来谈谈现在工作的变化,以及目前那些正在工作的人们需要做些什么来提升自己,以保证不被拍在沙滩上?

  库克:好的。第一,我认为我们都必须承认:活到老,学到老。你在学校里呆上12年,也许在大学里再多学几年,然后就把学习彻底放弃。现在,这已经远远不够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工作将逐渐消失,另一些工作将涌现。那些拥抱时代的人大都做得非常出色,当然了,一个能够帮助人们获得培训、重新学习的体制也十分重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我们还需要做很多工作来不断完善这一体制。不论怎样,我认为在人工智能和增强现实领域将会出现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我自己就是一个虚拟现实技术的迷弟。

  斯威舍:你的确是。

  库克:这一切变化都太过宏大,令人震撼。在未来,许多现存的行业都会出现一些炫酷的工作。而且,我认为那种关于“末日即将到来”的悲观论述是不正确的。

  斯威舍:能说说看吗?

  库克:我认为这就好比——当我回顾历史的时候,会发现:在我开始实习的时候,如果我对会计部门有疑问,我去先去找会计经理,他们会找出一本日志,打开日志,再找出他们手动记录的东西。显而易见,电子表格出现,一些工作流程开始变得自动化,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新事物随着企业系统产生了,诸如此类的。所以,长期以来,美国的生产力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一些工作被取代了,但也有更多就业机会被创造了出来。我们没有做好的工作恰恰是照顾那些流离失所的人们,让他们进入正在创造的工作岗位。这是美国做得不好的地方……

  海耶斯:而且做得不好不是因为它没有积极尝试去做。就这个解决方案而言,是的,你已经有了贸易调整法案,从克林顿时期开始,你们有各种各样的工作再培训基金。那时的想法是,“看,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破坏人类创造性的时代,工作将会消失,而解决的办法就是再培训。”但它并没有真正起作用。我的意思是,就其规模而言,它并不是很有效。对于苹果或其他科技公司来说,你们是否要对此承担责任,而不是成为……

  库克:是的,我认为就像大多数复杂的问题一样,我们不应该坐等政府来告诉我们到底该怎么做。这应该是政府和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我的确相信我们有责任。我能感觉得到。

  斯威舍:但这是一个从硅谷的视角叙述的故事,而不是说……这就好比人们总说:从农业到制造业,总会有越来越多的工作的。来谈谈失业工人的情况。你现在不能做什么?如果你是一个工人,你会担心什么?

  库克:如果我是一个工人……

  斯威舍:是的(笑)。

  海耶斯:某种程度是,也算是一个工人。

  斯威舍:某种程度上。

  库克:是的。我认为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库克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名工人。

  斯威舍:蒂姆,你是个工作狂。

  库克:不不,我只是觉得我们大家都应该负起责任,我们每个人所做的事情总有一天都会变得自动化。顺便说一句,对此,我们其实应该感谢上帝,因为我们现在的工作实在太繁重了。如果我们可以工作轻松一点,但工作效率仍和原来一样的话,我们的社会难道不会变得更美好一些?但我也确实觉得,我们应该适应持续学习,为未来的工作更新我们自身的技能。眼下,未来的工作十分依赖软件。如果你观察一下我们当下的国家,50多万份工作没有人来做:这些工作都是软件有关的。

  虽然也有很多不是软件相关的工作也没有人来做,但那50万份工作纯粹是软件相关。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们面临的差距是巨大的。找不到合适人选的空缺工作数量在接下来三到四年将增长到200多万份,差距巨大是不是?所以,我们需要让越来越多的人对编程感兴趣,而且我们一直在帮助女性和少数族裔学习编程。并且我觉得,对于苹果来说,我们肩负着这一责任。我们不是说:“这所学校参加这个课程的女性只有20%,所以我没办法雇佣到更多女性员工。”这是一种责任逃避。我认为有这种心态的企业并没有正视他们的社会责任。企业不应该只看营收和利润。

  海耶斯:每个人——公民、非营利组织和企业——没错,他们的部分责任或社会契约是我们与政府交互的方式。赋税也是其中一部分,监管也是。你知道,苹果刚刚宣布将对美国进行巨额投资,将这些资金悉数从国外撤回,并一次性支付税款。现在有一个问题,这是否会改变苹果未来的工作方向?关于这个税单的最大争议是美国税法没有竞争力,且迫使企业采取其他措施比如把公司注册在爱尔兰或泽西岛等地区以避免繁重的税率。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这些资金已经被撤回国内,这是否会改变苹果公司的注册地址和支付的税款种类?

  库克:会的。但是这样做可以允许你获取从其他国家赚取的收入——比如,你在拉丁美洲或中东或随便什么地方销售你的产品获得收入。并且,这样做也允许你在没有进一步处罚的情况把这些收入投资给美国。

  斯威舍:那么苹果在国内提供的工作呢?显然,你不会在国内制造iPhone;你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你们一直在国外制造iPhone,委托其他公司生产你们的产品。那么,更大的苹果公司是怎样的呢?

  库克:我们目前在美国的雇员至少有2万人,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但是我们将创造的就业机会也包括为其他人服务,我们已经在美国创造了200多万个就业机会……

  斯威舍:所以他们一直在无限增长。

  库克:也不完全是,到目前为止,有150万人正在为iPhone和iPad开发应用。150万人。并且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人们可以坐在家中的地下室,无论他们在农村还是在城市,无论他们希望呆在哪里,他们都可以开发一个应用,并且马上在全球出售。这无疑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并赋予人们能力的事情。

  




责任编辑:美杉

网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