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品牌网
 | 新闻传播 > 会议会展

2014年全国两会医药代表座谈会筹备会在京举行
发布时间:2014-03-04
文章来源:搜狐
分享到:    收藏
  2014年1月14日,2014年医药界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声音·责任”座谈会筹备会在京举行,二十余家协会代表出席,并对今年的两会议题展开讨论,以下为部分参会人员发言。
2
 筹备会现场 [保存到相册]

  于明德(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今年是第六届,以前都非常好,我希望今年能有新形势、新内容,形成1-2个好的议案,由30个以上代表签字后,让它发挥影响力。

  郭云沛(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在此之前我代表企业管理协会共走访了浙江、山东、上海、云南四个省市,由当地协会协助组织召开的座谈会上,来自研发、政府事务、生产、流通到使用环节的企业和协会关键人都到场发表意见。我总结他们困惑最大的几点在于:

  第一、 招标采购的唯低价是取问题,招标是否有必要的问题,以及二次议价,地方保护主义;

  第二、 低价药目录的落地和执行;

  第三、 药品监管部门最近出台的几个匪夷所思的办法:中成药企业必须必备自行提取能力;审评时限从审评受理日计算;网上药店必须具备自行配送能力等。

  王瑛(中国中药协会执行会长):希望了解每年议案的回复情况。

  于明德:往年都是我们一个一个代表找人去签,最后推一位代表排首位。现在对于两会议案,政府有一个标准回复方式,比如:我们非常重视,正在找人专门解决。从企业角度看,政府似乎接受了,但是也好像没有解决。但是我们作为为两会代表建言献策,不管最后接受了多少,我们一定要把第一线、有利弊的问题,把话说清楚,完成我们的责任。我们要锲而不舍,一直努力,一定会有改善。

  所以各个协会回去后一定要在网站上发通知,请各个会员企业多提呼声和建议,遇到内部企业意见相左的,协会要先统一一个意见,然后和协会的建议一起提交上来。

  王凯(中国医药工业科研开发促进会):我们药促会最近也做了一些工作,一是专门以问卷调查形式,向会员企业征求对于《药品管理法》《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修订意见,业内反应很大;二是11号在云南普洱市召开会长工作会,组织了20多家企业,并邀请了注册司王立丰和杨胜到座谈会互动。

  目前我们征求到的主要意见是:

  第一:执行上市许可人制度,现行制度与创新诉求相悖;

  第二:建议政府建立从生产到使用的全链条监管,而不是所有问题都找生产企业;

  第三:鼓励民族医药发展。通过一致性评价后,国内企业的药品质量也在大幅提升,应当取消外资原研药的超国民待遇。

  赵葆(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我们这个平台非常好,声音大,责任心重。而且在2013年广东招标新规出台后,及时召开协会和企业座谈,产生了很好的作用。而且这些年的议案很多也被采纳,比如儿童药问题,只是我们不知道。

  所以我建议在这个人大、政协最权威的平台上,应该继续努力,做到“上通天、下通地”;

  第一:好的议案应该打通渠道直接送到总理等高层领导;

  第二:邀请各部位局长、部长来两会座谈会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直接沟通,这对于他们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第三:在议案的主题明确后,应当把工作做的更细,邀请几位表达能力、个人影响力很大的代表集中的发言,并且配合媒体舆论,一定要把几个重点问题的声音传播开;

  第四:代表和委员们在做对行业、对民生有益的事情,我们也应当协助宣传其风采和贡献;

  第五:大会结束后,可以召开形式多样的小型会议,药监领导和企业代表直接沟通。

  总体来说,我们每家协会作为这个两会平台的主人,都应该把这个平台维护的更好。比如我们协会也在搭建一个慢病动漫平台,一定要发挥平台的力量。

  另外我们协会也在呼吁,作为对产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生物医药,现在创新开发区、企业很多,但缺少专业人才,所以我们也在研究生物医药人才培养的问题,如何让大学和企业对接。

  候玉岭(北京医药行业协会副总编):我有两个建议,一是今年一定要提前招呼,围绕每年一到两个主议案,找代表重点发言;二是组织协会、企业等对典型事例做数据的汇总,比如石药蔡总算一笔账,板蓝根、大输液的成本价是多少,招标价多少,两个对比就发现招标的不科学不合理,这样数据说话就很有说服力。

  王瑛:我们协会会整理7-8篇建议。一个事例是复方丹参,三七涨价后,同仁堂、广药很多企业都退出了招标,因为成为15元,四川一企业4元中标,抢占了大片市场,这种恶性竞争问题、低价药如何建立机制的问题,一定要好好研究。

  于明德:其实红头文件也存在问题,大家一定要积极去找渠道沟通,否则损失只能自己承担。而且作为监管部门,面临的压力也很大,自己忙得一塌糊涂,不出文件又解脱不了,所以这些部门也需要我们的帮助。

  黄海勤(全国医药技术市场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我们协会正在征求意见的一个问题是:很多方面需要企业承诺,于是大量东西存着,其实电子签名法已经10周年了,但是医药卫生领域使用的很少,甚至现在大家搞不清哪个是原件、哪个是副本,其实很多文件都可以电子化,合法的储存。所以我也调查一下:一是是否面临这个问题;二是我们可以就这个问题写出议案,召集50个以上代表签名。

  其实电子签名法当初也是三次以后才通过,我们已经2年提电子病历的议案。

  左玉增(RDPAC):现在我们比较重视《药品管理法》的修订,几个问题是:

  第一:新药上市和临床审评审评分开;

  第二:审评资源如何增加配置;

  另外我也想说明一下,其实很多外资研发风险很大,肿瘤药三期之后也会有60%的失败率,现在外资占中国市场份额从27%下降到21%,且增长性小于国内企业。

  谈圣采(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副秘书长):作为我们协会几个问题是:

  第一:关于委托加工企业的资质问题,目前办法下90%的不备案,海关不查没有问题,一查就是自己的责任。找相关领导修改办法,但是其认为出事就要承担责任,不肯修改;

  第二:中国的出口药品,究竟应该遵守哪个国家的法律?在国外完全符合要求,但是国内以前不管,现在一管就乱。

  第三:其实药品上市注册已经不是国内企业的问题,很多国家,比如美国和印度在盯着商务部,是否是设置贸易障碍?

  奚珊珊(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2013年我们提交了7份议案,我们希望在两会上加强关于医疗器械的声音。

  刘玉珍(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医药业商会):我已经连续参加了5届,我的建议是:

  第一:多主送几个国家部门,让各部门都知道我们这个平台有很大的声音,也在政府范围内形成影响;

  第二:商会目前有9位医药两会代表,我们通过工商联直接向上报送后,2年共得到政协、卫生部、发改委3个回复,所以政府部门其实是非常重视的;

  第三:应当让政府了解这个平台的作用,以后有事情也可以直接交给平台;

  第四:作为商会,今年的主要议案还是围绕招投标应当建立标准的问题。

  顾维军(中国医药设备工程协会):以前企业主要谈自家事,从去年开始都已经将目光提升到了行业的事情上,我主要有三点:

  第一:去行政化。十八大新政府更多是提倡政府简政放权,所以我们应该将色彩浓化,也为代表们戴几顶高帽,提倡依法议案,推动医药行业进一步下放行政、审批权力;

  第二:市场化促改革。行政下放,市场就会越活跃。其实我们的政府不是铁板一块,所以我们应当更多提解决问题的议案,通过市场化的方式,为政府和行业解决问题;

  第三:督促政府依法行政国际化。从上市许可人制度,到ICH注册协调统一等,国际已经有一套很好的机制和办法,中国为何不加入,这是否是真正的对外开放?比如康泰疫苗事件,其实挑战的就是疫苗审批制度。

  王乐羊(搜狐健康频道主编):我们的报道被领导批很激烈,但是影响很好,得到了上万的网友回复,毕竟医药关乎每一个人,其实去年我们也在探索自己的渠道将声音上报上去。我的意见是:一将我们的议案集中起来,聚集企业和协会的最有分量的声音;二是需要更多的背景分析,用数据来提高说服力。

  吴爱军(中国医药包装协会高工):我们关注的药品儿童安全包装问题也得到了法规司的回复,现在我们做了一个研究课题,还印刷了动漫手册,在六一发送给小朋友。所以我们建议对医药行业的立法程序,企业和协会也应该进行相应的研究。

  郭云沛:最后希望各协会回去后将基层会员单位的建议收集上来,统一发送到企业管理协会邮箱,并尽力邀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前来参会,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赵小军 陈略

网友评论

>>>